當前位置:首頁觀點正文

從含蓄的力量談現代設計

https://www.jpnewwatch.com 2013年3月18日10:55 AG国际厅觀點

 所謂含蓄,作為藝術方式來看,它是在不損害揭示客觀事物的本質,不減少形象感染力這一限製之下,一種更簡捷,更概括,更有回味的省略方式。在中國畫裏,常常有這樣的構圖:不見房屋,隻露出一麵酒旗;停著的小船,無船夫也無過客;小徑雖幽,沒有行人……
  縱觀中國畫史,有意無意運用含蓄表達意境的畫作不勝枚舉。宋梁楷《太白行吟圖》變細筆白描為水墨逸筆,不拘泥於瑣未細節,選擇最能反映詩人精神狀態和思想情緒的瞬間動作,加以概括的描繪。廖瘳數筆,把“詩仙”那種縱飄逸,才思橫溢的風度神韻勾畫得惟妙惟肖。雖逸筆草草,卻言簡意賅,一以當十。齊白石畫蝦,匠心獨運地處理畫麵的虛實、照應關係,留下大量空白,空白即水,給人以無限想象空間。他不把對自然的如實模仿當作創作的最高境界,提出“作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,太似為媚俗,不似為欺世,”這種‘由小見大’‘以少勝多’正是含蓄的一種表現方法。
   除了繪畫,中國的諸多藝術部類都或多或少體現著這種傳統的表現形式。中國戲劇表演中,一將、四兵就代表了千軍萬馬,騎馬隻用馬鞭揮揮,劃船隻有劃槳動作。漢代畫像石《荊軻刺秦王》采用剪影形象,忽略細部,隻刻畫大的動態和影像。

東漢青銅器《馬踏飛燕》馬在飛,燕子也在飛,時空停頓,接下去的動姿留給觀者去想象。新石器時代西安半坡的《人麵魚紋彩陶盆》運用了‘黑白相間’‘計白當黑’的表現方式,人麵雙眼由黑白兩色組成,似在水中捕魚,又似神秘觀望,使人浮想聯翩。西湖‘三潭印月’那豎在水中的石雕建築物,它的孔洞與湖水或水中月影形成一種虛幻空間,體現著寓虛於實,虛中見實,虛虛實實,富於變化的空間感染力。明清皖南民居依山傍水,白牆灰瓦,群體相連,簡約含蓄。《孫子兵法虛實篇》有雲:“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,能因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”,體現了對立統一,由此及彼的哲學觀點。在中國古詩詞當中,“紅杏枝頭春意鬧”“雲破月來花異影”“中天懸明月”“長河落日圓”…… 言簡意賅,一以當十,都體現了含蓄的力量。 
在現代圖形設計中,為了便於形象的傳播,讓消費者記憶,要求設計簡潔、集中,概括。中國傳統藝術中空白、虛形的表現方式不自覺地體現在許多現代設計師的作品當中。荷蘭畫家、圖形大師埃舍爾(M·C·Escher)作品中負形運用得爐火燉青。如作品《八個頭像》《魚》《鵝》《蜥蜴》等,利用形與形不同輪廓之間的關係,構成一個新的形,彼此的共用線相互依存,互生互長,圖地互換。埃舍爾的負形研究成果影響了近現代的設計師們。在日本設計師福田繁雄的許多招貼作品中,充分運用正負形的關係,以自己獨特的具有很強感染力的簡潔圖形語言傳達信息,深化印象。這種圖形之間巧妙、奇特的構合,要比精確地描繪物像更為不易,在全神貫注於一個物形的同時又能注意到之外的空白處,就像捉迷藏一樣,讓你一眼看不完,在圖形中尋找、回味,領略其中的妙處,是現代圖形創意的亮點。
  現代設計蘊含的空間巨大,從廣告設計、產品設計、服裝設計到室內設計、建築設計,等等,處處都能看到運用含蓄這種表現形式來傳達信息的成功實例。當今世界500強企業的標誌個個簡潔含蓄,視覺衝擊力強,很少繁雜或令人費解。“雀巢咖啡”廣告語“美味的開始”,朗朗上口又回味無窮,“可口可樂”廣告語“永遠的可口可口”,簡單而深刻,用含蓄的語言傳達深廣的含義。現代廣告招貼廣泛運用空間的虛實對比,如一幅以保護水資源為主題的公益招貼,以黑白兩色分割整個畫麵,豐滿的魚頭衍變為隻剩骨頭的魚身,大量的黑白空間留給人們去思索、回味。現代產品包裝設計,以突出品牌或企業形象為主,簡簡單單,一塊標準色,一套標誌字體,即可,很少看到多餘的圖案裝飾。意大利“孟菲斯”以出眾的產品設計而著稱於世,作品往往樣式簡單,功能優良,內涵豐富。如一件茶幾,以細長彎曲的鋼管輕托輕薄的桌麵,似水草浮萍、荷葉蓮花,寧靜而和諧,創造了一種高雅的時尚。“蘋果電腦”的外型設計在滿足功能的基礎上,越來越趨於簡單、超薄,同時賦予更多的哲學含義,設計成為一種文化,是有生命的,發展著的。美國著名建築大師賴特設計的“流水別墅”,整座建築座落於瀑布之上,以普通的毛石和長條石為材料,色彩對比強烈,造型簡潔大方,傳達“回歸自然”的人居哲學觀。
  藝術和設計是相通的,從中國畫的空靈意境到圖形設計的負空間、虛擬形,再到建築設計的簡約含蓄,看不出有什麽本質的不同。藝術家和設計師擅於找出一個著力點,以這一著力點顯示其餘。由於不和盤托出,所以顯得無窮無盡,即所謂引一以概萬,言有盡而意無盡,在有盡中顯示無盡,以達到“空則有、有則空”的含蓄美的最高境界。
  含蓄不拘泥於單純的形式,含蓄能達到一種境界,即意境。美學家王國維曾說:“言氣質,言神韻,不如言境界,有境界本也。氣質、神韻,未也。有境界而二者隨之矣。”含蓄,能增強藝術設計的感染力,長於啟發想象,具有感人的持續力和包含豐富的內容,有它的特殊作用和積極意義。
  設計作為一種社會——文化質的活動,一方麵,設計是創造性的,類似於藝術的活動,另一方麵,它又是理性的,類似於條理性科學的活動。

正因為這種特質,使設計受市場和技術的製約,經曆了設計流派的更迭,設計文化的變遷,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以18世紀下半葉英國的工業革命為分水嶺,之前的設計注重裝飾忽略實用,之後則經過工藝美術運動、新藝術運動、裝飾藝術運動等轟轟烈烈的設計運動而最終開啟現代設計大門。從荷蘭風格派、美國流線型設計、德國功能主義流派、國際主義風格到多元化設計、後現代主義,晚期現代主義,等等,現代設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速發展著。在市場調節、社會導向的雙重製約之下,現代設計始終以“創新”為法寶完美著生活,從中國傳統藝術中提煉出的“含蓄”這種藝術表現形式對現代設計有一定的借鑒作用是勿容置疑的。以少勝多、由此及彼、言簡意賅,一以當十,正所謂含蓄的力量。